32年机龄737货机冲出跑道 起落架严重受损
来源:32年机龄737货机冲出跑道 起落架严重受损发稿时间:2020-04-02 16:51:49


4月4日早,北京天安门广场,等待升旗仪式的人们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/摄

这项新规则将针对那些以美国技术为基础、在海外生产、运往华为的低技术产品。在这个规则下,即使芯片不是美国开发设计,但只要外国生产线的某个环节哪怕仅使用了一台美国设备,则生产的芯片也要先经过美国政府的批准。

那么,美国政府还能做些什么来促进统一的应对措施?作者们认为,“很明显,美国需要做的不仅仅是发布白宫和疾控中心的指导方针,因为自愿遵守是行不通的。联邦政府接管所有公共卫生命令将与美国的联邦体制不协调,但还有其他选择。”

华为公司和不少专家学者认为,美国对华为的打压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贸易和技术斗争的维度。新的限制措施不仅损害全球产业链,更会伤及美国企业,最终害人害己。

4月4日早,国旗仪仗队从天安门走出准备升旗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/摄

当地时间4月2日,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院、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教授Michelle M. Mello和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系副教授Rebecca L. Haffajee联合在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(NEJM)上在线发表观点文章“Thinking Globally, Acting Locally — The U.S. Response to Covid-19”。她们在文中明确表示:新冠肺炎COVID-19已暴露了美国联邦政府公共卫生治理体系的主要弱点。

4月4日早,北京天安门广场降半旗,哀悼抗疫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/摄

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学院副教授刘春生则认为,美国的新限制措施将促使华为的供应商在美国或华为中选择一方,这无疑会增加谈判或贸易的成本,并将损害整个全球产业链的公平竞争和技术创新。

截至4月1日,距离美国首次报告COVID-19病例已经过去了72天,33个州和数十个地方发布了“在家办公”的命令,还有少数几个州简单要求非必要的企业关闭,但有些命令缺乏强有力的执行机制。许多司法管辖区继续允许普遍不遵守CDC发布的社会距离建议(例如不得举行超过10人的聚会),作者们提到,“拥挤的春假海滩、自由旅行、开放学校和托儿所、销售不必要商品的繁忙商店、年轻人中的体育活动、孩子们还在公园聚集,这些都是证明。”

作者们在文章中也再次强调,联邦政府和美国CDC应该更有作为。包括政府放弃一些医疗监管要求以促进获得及时批准,让实验室开发的检测试剂盒更容易被投入使用,进一步允许私营企业生产所需物资等。最后,CDC可以对已知接触或出现COVID-19症状的人实施跨州旅行限制。